淮安市洪泽岔东绿色食品有限公司&岔河镇昊远农产品

优质农产品供应商

新鲜 / 有机 / 健康 / 便利 / 放心

全国咨询热线18912052038
淮安市洪泽岔东绿色食品有限公司|岔河镇昊远农产品|江苏淮安洪泽岔河大米官网

新闻动态

 

推荐产品

24小时服务热线 18912052038

新闻动态

【散文】岔河大米

发布日期:2020-09-15 15:49浏览次数:

    初夏的大地兴高采烈,葱茏的墨绿盛装在黄灿灿的菜花、青滴滴的豆荚和白绒绒的麦芒簇拥下,沉静在漫天缤纷的杨柳树花中。
    这是一个令人兴奋得血脉偾张的时刻,这又是一个让人充满了收获期待的时刻。踏着热浪的五线谱,置身飞舞的杨柳花,走进齐崭崭的麦棵,嗅着浓郁的青香,我们来到了全国有机稻米生产基地岔河。
    杨柳花漫舞的情况,在岔河并非鲜见,可以说年年此时皆相似,岁岁在此总相遇。所不同的是河里的死鱼少见了。几十年前,只要一到杨柳花飘飞时,就会有虎头鲨等各种鱼儿因为吃了花絮而被毒死,河面上、水草中、沟湾旁、水塘里,随处可见昂面朝天的漂浮死鱼,甚至连生命力极强的黑鱼,也会偶偶发现。大地始终处在轮回之中,树花的飘扬在产生危害的同时,也带来了孕育的机遇,育秧季就这样悄然向人们走近,一望无际的麦浪边,农民专心于万绿丛中整理秧池。这也是农业生产给岔河带来的稻麦套餐。
    岔河,原名汊河。嘉庆《续纂淮关统志》载:“汊河镇,蟹稻肥美,居人茂密,有桃源、谷口之意。从泗州来,有墩阜十余座,迤逦至镇。二十里通高良涧、洪泽湖,东十余里下白马湖。虽非冲要关津,而由山邑泰安、世美诸乡西南去运销货物不少。"
    这段简短的文字,与诸多文人的传世诗作形成了前后照应,李镇在其《柘塘》中描述岔河为“酒多若河水,米多若河沙;南市布与丝,北市豆与瓜。”可见,岔河确是名副其实的“鱼米之乡”。
    就如同岔河人与更多享用岔河大米的人一样,我与岔河前世今生的情缘,就在于岔河大米。祖辈们一直在岔河繁衍生息,虽然到了我这辈,姊妹们如同鸟儿那样,借着岔河大米供给的充足底气,陆续振翅飞离了家乡,可我们的生命里印着岔河大米的胎记,脉络里流淌着岔河大米的血液,骨髓里珍藏着岔河大米的基因。
    父辈们及之前,很多人家因为穷,生了小孩没有奶水,就用鎕罐在灶堂里炖出粥汤来喂孩子,岔河有多少辈人就这样被岔河大米喂养大,已经无法统计。三年自然灾害时,吃糠咽菜是天下所有人过荒年度饥寒的方法,大人们瘦得皮包骨头,蜷曲在土墙根的我,无精打采得连眼皮都懒得睁了。母亲把家里仅有的几把大米,用鎕罐在灶堂里炖成米汤给我吃,使我挣脱了鬼门关。后来,虽然岔河大米年年有收成,但产量极低,加之统购粮压得人们喘不过气来,种着岔河大米的岔河人,要想美美吃上一顿岔河大米煮的白米饭,就只有指望来客。客人上门,菜蔬先不讲究,能让对方吃上一顿滑米饭,那就是上等的招待。村里只要有哪家找庄邻借米了,不用解释,对方就会明白笃定是来了贵客,即便家里忍一顿,也会让对方用生筒子(一种用笔竹或是木头做成的量米器具,一下为一斤)去尽情地量,对方越是要求平口,主人越是会以堆尖来显示大方。坊间有句俗语“穷人要脸不要命”,越是穷越会以“穷大方”来表示自己的心地淳厚与实诚。其实,那时的人们,家家户户连肚子都很难填饱,还哪里能大方得起来?但有得还需要舍得,有些家境殷实些的富人与穷人相比,相形见绌并非是一个人所指。
    有一年栽秧结束后,秧苗长势在老辈人看来是几十年从未有过的好,生产队就以“同庄饭”来庆贺。夜晚的队场打破了往日的冷清,暗红的电灯泡眨着眼睛,笑眯眯地看着大家难得的欢聚,孩子们如同飞蛾一样玩耍,男人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那可是少有的开心得放荡的场面。张彦成二舅后来因为不胜酒力,醉酒后竟然跑到秧田里,四个男子汉弄得如同泥鬼一样,才将他驾上了队场。翌日一清早,望着被和了一大片的秧苗,人们非常心疼,老辈人用惋惜的口气说,至少要少收几十斤米了。因为到了那种时候,已经没有秧苗可以用来补栽了。几十斤米人们都心疼得犹如割了自己身上的肉,可见那时的米对人们来说是何等的金贵。
    随着科技的发展,水稻之父袁隆平经过不断培育,使水稻产量年年攀高,加之科学种田,因地制宜大积大造自然肥,一边是增收增产,一边是征购粮、农业税陆续被取消,关键是岔河大米的品位得以提升,从而使岔河大米满足了本地人所需之后,成了岔河人赠送亲友的厚礼。岔河大米就这样随着滚滚车轮和风帆船帮,成为大江南北的又一张名片。
    岔河大米的晶莹剔透、圆润饱满和粒粒珠矶、馨香四溢的诀窍,在于岔河一方水土的胎记、基因和血脉,任何地方都是无法复制的。因为这里有得天独厚的土壤和纯净的水源。泥土粘性大,含水力强,属于黑烘土,肥力十足,随意取一团揣揣,立马就会像搓汤圆的糯米面那样,黏得你难以自跋,加之人们数十年如一日地以白马湖淤泥做肥料,盛夏用暄得发泡的基肥做铺垫,隆冬拿稠粥一样的湖泥稀追给麦子当被盖,如此像呵护儿女一样伺奉土地,还能有什么庄稼不长得阳刚抖擞、阴盛茁壮哩。
    罱泥、捞渣得来的基肥,是岔河大米寻找到优质配偶的前题,人们从湖中罱泥、捞渣后,并不是简单地堆积到田间地头了事,而是还要以青滴滴的树叶和绿油油的青草进行掺合,就如同进行混凝土搅拌那样仔细。从中就可看出,岔河人对土地的敬畏和庄稼的尊重。拌好了一堆草塘泥后,在上面还得保持有一定的水位,这样,炎热的太阳就成了蒸笼,可以催促树叶和青草沤泡腐烂,在用翻出的泡泡释放沼气的同时,肥力也跟着上涨;隔上十天半月,再来一次翻渣,就是把草塘泥又一次进行拌和,让其充分得到发酵。不长时间,人们把臭得熏人又暄得如同发面一样的熟渣,铺进收割后的麦茬地,并及时用犁对土地进行深耕,将草塘泥翻入土下,成为本季水稻的基肥。深耕后的土垡,初始时每块都有几十斤重,如果就那样上水耙田,便会出现一块块的死泥团,无法栽秧,也影响秧苗的生长。极富驾驭种田本领的人们,就借用盛夏火辣辣的太阳,对泥垡田进行曝晒,好似将每块泥垡置于烈焰上进行烧烤,一砣砣粘乎乎的笨重泥垡,逐渐在骄阳下失潮脱水,继而变成身轻如炭的崩干和骨质如铁的崩硬。此时,上一层满垡水,一夜浸泡过来,情况就会出现逆转,泥垡自动酥透得像面粉一样细腻。“炕垡三年肥”的农谚,就是由此而来。这样栽上去的秧苗返青快,且对秧棵损失小,遇上阴雨天,移栽的秧苗从秧池进入大田后,虽然经受了起秧、洗泥、捆扎、盘剥、摞挑、扔端子与直至一棵棵经过人手分开栽下田的磨砺,但秧苗根本看不出遭遇了如此大的第二次生命劫数。
    精心积造好的草塘泥,加上炕田的恰到好处,让土地起到了养精蓄锐、春心勃发,秧苗就像精力旺盛的刚过门媳妇,在沐浴的爱河里带来进门喜,一天一个样由青变绿、由嫩绿变浓绿,再从葱茏到滴翠地生长、发棵、分蘖。在这几个月地短暂生长中,人们会不辞劳苦地头顶烈日、身披风雨、脚踩雷电地薅草、打耙、耘趟、治虫,一转脸便进入了抽穗扬花、蝶舞蜂鸣的时节。自此,人们的身影,才会由每天站在水田里与秧棵一同生长,变成醉透心窝地站在地头,愣愣怔怔看着碧波荡漾的田野相呆,就像欣赏自己得意的娃儿,怎么看也看不够,两眼被笑容挤成了一条缝。那个心里的恣唷,只有伺弄它的农民体会最深透。
    改革开放后,分田到户蚕食了集体的田地,原本渠网配套、路直垄宽的大地,像肥猪遇上屠夫那样,被支解成了不等的碎块。工业生产趁机也向农业生产大举进攻,于是,依靠草塘泥、自然肥与薅草、打耙、耘趟为水稻生长提供的优良后盾,被市场经济的这只手给严重摧残,土地不再深耕,庄稼施肥、除草、治虫,都由化肥农药来野蛮处理,就连人工栽秧也绝了迹。杀鸡取卵式的农业生产,带来的必然是粮食质量的衰败,这不仅破坏了农耕文化的本意,更主要的是盼望稻米质量的回归。岔河镇及时调整农业生产方向,依托土壤、水质资源,采用绿色生产方式,大面积培植和推广有机稻米生产,以紫云英作为水稻生长的基肥,用太阳能灯诱捕虫类,采取有机肥料和无公害农药保护水稻生长。现代化的农业科技,对接上传统的水稻种植,使岔河大米在横跨四十年时空后实现了返璞归真。
    经历了“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”的艰难培育,自然迎来了“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”的成果分享。围坐一桌的家人,菜蔬都是一样一盘一碟或是一盆,唯独岔河大米饭是每人一碗。盛得如同小山的米饭,好似摆兵布阵那样,在桌边围了一圈,把菜蔬逼到了中间,那些被它们用来下饭的菜肴,在雪白米饭的壮观面前,已经羞得蔫头耷脑。特别是籽粒楕圆、白润饱满、黏糯劲道、香甜绵软的口感,使农民的汗水经过阳光雨露历炼,变成了日月的精华,就像焰火那样用绚烂开放引爆着味蕾,让人在满口生津中馋瘾陡增、食欲大振,再美味的菜肴在它面前都逊色得不想待见,随着筷子的频频拨动和大口小口急不可耐地吞咽,一大碗堆积如山的白米饭,瞬间遭遇风卷残云,即便是连连用汤水去排遣饱嗝,撑得肚大腰圆的人,依然还想在腹中找出一点小空隙,变着法儿再塞上一团白米饭,其实,那并非是贪食,而是从骨子里对“岔河大米”的依依不舍。
    哇!那个过瘾和解馋,只有吃过岔河大米的人才能有发自肺腑的感受。
(文章来源:https://bbs.huainet.com/thread-5158875-1-1.html)

18912052038